<menuitem id="19b9z"><strike id="19b9z"><listing id="19b9z"></listing></strike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19b9z"><dl id="19b9z"><listing id="19b9z"></listing></dl></menuitem>
<var id="19b9z"></var>
<cite id="19b9z"></cite>
<var id="19b9z"><video id="19b9z"><thead id="19b9z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
新疆克拉瑪依市中心醫院

站內信息搜索

兩百米,心跳驟停12次! ——心血管內科醫生楊晨救助患者的故事

1.jpg

   (日報記者:張冰)從醫23年,克拉瑪依市中心醫院心血管內科副主任醫師楊晨從未如此緊張過。

    病人家屬痛苦的哽咽像針一樣扎在他的心上,從急診樓到導管室,僅有200米的距離,他卻走得異常艱難。

    這短短200米,病人心跳驟停了12次。

    楊晨雙手舉著除顫儀,像舉著盾牌的戰士,一次又一次替病人擋住了死神刺來的利刃。

突發急癥

    楊晨記得那是一個寒風料峭的深夜,接到會診電話后,值夜班的楊晨急匆匆地往急診科趕。

    病人是一位53歲的本地男性,因胸痛、胸悶到市中心醫院急診科就診,既往病史正常。急診科為病人做了心電圖和血液檢查,初步判斷病人為急性廣泛性前壁心梗。

    “前壁心梗提示你心臟非常大的一個血管堵塞了,以現在的情況看,有兩種治療方案,一種是保守治療,也就是靠藥物緩解,但是效果并不好,如果病人血管持續堵塞,死亡率很高。”楊晨放下檢查報告,用簡潔的話快速對病人和家屬說,“另一種是手術治療,可以快速打通病人堵塞的血管,只要手術順利,預后情況一般都比較好,是我們首選的治療方案。”

    病人李先生此時僅感到胸痛,并無太多不適,一聽說要手術,頓時猶豫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家里還有好多事要忙,工作上也抽不開身,要不,咱們考慮保守治療?”李先生和妻子都不想做手術,但是又擔心保守治療效果不佳,一時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“雖然手術有風險,但是治療效果非常好,而且現在都是微創手術,傷口不大,一般情況下恢復得都比較好。希望你們盡快決定,手術必須在90分鐘內完成,不然效果會大打折扣。”看著病人猶豫不決,楊晨有些著急,對于急性心梗患者來說,時間就是心肌,留給家屬仔細思考的時間極少。可是,不少病人及家屬并不能理解這一點,他無法強迫患者做選擇,只好盡量用通俗的語言,為家屬講解做手術的利弊,希望幫助病人及家屬做出最有利于病人的選擇。

    就在此時,李先生突然雙目翻白,失去意識。楊晨在心底暗嘆:不好!病人出現了惡性心律失常,心電監護提示室顫,必須立刻進行電除顫!

    儀器準備就緒,楊晨熟練地開始進行電除顫搶救,很快,病人恢復了意識。

    李先生的妻子驚魂未定,看著意識迷離的丈夫,眼淚唰地淌了下來:“醫生,怎么會這樣!”

    “出現惡性心律失常,說明病人的心梗非常嚴重,如果不手術,恐怕九死一生。我建議立刻開展手術!”楊晨果斷地說。

    楊晨的話音剛落,李先生再次出現了室顫。

生死抉擇

    短短幾分鐘內,病人就出現了兩次室顫,李先生的妻子嚇得大哭起來。她顧不得此前的種種擔憂,接受了楊晨的建議。

    由于病人情況危急,楊晨決定一路護送病人到導管室手術。

    急診科和導管室僅相距兩百米左右,平時即便推著平板車,兩三分鐘也能到達。楊晨擔心患者中途再次出現室顫,便將監護儀、除顫儀、吸氧裝備、輸液裝備全部帶上。在臨床上,只要發生室顫,就必須立刻進行除顫,讓病人恢復正常心跳,否則短時間內病人就會出現大腦無血流供應而造成腦死亡。

    寒風中,楊晨雙手舉著除顫儀,密切觀察李先生的狀態,快速向導管室前進。

    果然,還沒走十幾米,李先生再一次出現了室顫。

    楊晨立刻停下來快速為李先生進行電除顫。

    在楊晨23年的職業生涯中,他遇到過很多需要多次除顫的病人,可是這次的情況前所未有:幾乎每走十幾米,病人就會出現一次室顫。

    不是每一次除顫都能成功,也就是說,病人的生命隨時有可能戛然而止。在凌冽的寒風中,楊晨的后背沁出了細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抵達導管室門口時,病人一共室顫了12次。短短200米,楊晨好像經歷了一場磨煉心智的馬拉松。好在,他舉起堅實的盾牌,一次次成功擋住了死神刺來的利刃。

    李先生被順利送上手術臺。

選擇無憾

    冠狀動脈介入手術屬于四級手術,屬于級別最高、難度最大的手術。病人的病情越兇險,死亡率就越高。如果說此前的200米是李先生度過的第一道坎兒,那么是否能夠順利完成手術,才是他最大的難關。

2.jpg

    楊晨作為手術醫生也參與到了此次手術中。根據手術流程,需要首先對病人進行冠狀動脈造影,了解病人心肌梗死的“罪犯血管”。造影結果出來后,楊晨和主刀醫生都倒吸了一口涼氣:病人心臟的前降支從近段起就完全閉塞,情況非常危急。于是,醫生立刻對病人進行開通閉塞血管和支架植入術。

    李先生是幸運的,手術全程都比較順利。經過進一個小時的奮戰,手術成功完成,李先生被送往重癥監護室接受下一步治療。

    此后,楊晨每天都會去看望病人。看著一天天恢復活力的李先生,楊晨心底有種莫名的欣慰和感動,他覺得這個素不相識的病人,就像自己出生入死的戰友一樣親切。10天后,李先生康復出院,隨后幾個月的各項復診也非常理想,就像李先生妻子說的,他確實“從鬼門關撿回一條命”。

    楊晨的父親、哥哥、嫂子都是醫護人員,他選擇從醫,可以說深受家族影響。這23年來,楊晨感受過被信任的快樂,也體驗過被質疑的失落,從醫的酸甜苦辣,只有他自己最清楚。

    “無論怎樣,我都不后悔。”楊晨的語氣果斷而鄭重:“對于心內科的醫生來說,心臟健康跳動的聲音,就是最美的聲音,沒有什么,能比救活一個人更值得高興。”


中心醫院 宣傳科

2020928


 

上一篇:
下一篇:【醫療援助、情暖南疆】為新生兒保駕護航,這位援喀醫生真棒!
? 日本一本一道色av